大鱼Yococo

从前呀山上有一只虎王,他特别喜欢奔跑,有时候呀是为了捉兔子,有时候呀是为了练习怎样更快的捉兔子,这一天,虎王又开始了日常的奔跑训练,他跑呀跑呀,跨过溪流,越过山丘,跑了好久好久,可是他在心里面哼着歌,一点儿也不觉得累,他觉得自己是像风一样的大王,就连阳光下的他的额头上的王字也仿佛比往常更耀眼些,直到他脚底渐渐发烫,肚皮也渐渐瘪了下去,这一路上竟然忘了捉兔子,哎,失策失策,一会儿回去的路上我可得捉一只最鲜嫩肥美的大兔子。他心里这样想着,一边摸索着回去的路,可是他好像来到了一片草原,我的天哪,这可怎么办呢,哪个方向都像是正确的方向,可哪个方向又都不像是正确的方向啊,本王很不愉快。于是他决定找什么东西问问路。午后阳光明媚得有些灼人,他环顾四周,发现有一棵小树苗伸着懒腰在晒太阳,一脸满足地眯着眼睛,就是黑眼圈呀大得有些碍眼。大王踱步过去,叉着腰斜眼看他,问:“树苗苗,本王迷路了,告诉我红山怎么走。”小树苗慢吞吞地打了个哈欠,思考了片刻,说:“人间不过是你寄身处,银河里才是你灵魂的徜徉地。”虎王一脸懵逼,他学着树苗思考的样子,过了一会儿,他挠了挠头发,不耐烦地哼了一声,“你好好说话!”树苗懒洋洋地瞄了他一眼,“不知道。”虎王很生气,可是他咬牙切齿了一番,却拿他没有一点办法,只好气急败坏地要走,突然闻到了一点点兔肉的芬芳,他低头看了看肚子,不会吧,饿出幻觉了?正想着,只见他耳朵突然动了动,飞快的转过头去,他看见一只雪白雪白的大兔子正半睁着眼睛往这边跳过来!原来是肖白兔今天早上睡过了头,肚子呀比脑子先醒了过来,半梦半醒地出来觅食。他走着走着,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,抬头一看,顿时就清醒了过来!面前竟然是一只大老虎!还看着自己直流口水!不过白兔很快就镇定了下来,这老虎看起来好像不太聪明。很快他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,小树苗轻声说:“如果你不吃我,我就告诉你这傻老虎迷路了。”肖白兔不出声。虎王看着这兔子一脸冷漠的样子,问道:“你怎么不怕我?”白兔不回答。虎王很生气,双手抱胸:“没想到你是这种兔子!”白兔却突然笑了起来,露出洁白的大板牙,看得虎王一愣,兔子说:“我知道你迷路了,只要你不吃我,我就可以把你带回去。”虎王心想这兔子有点意思,待我回去看我不.......哼!于是虎王就告诉他自己是从红山来的。红山?摸了摸下巴,白兔心里有了主意,他的好朋友泽希猴的外婆家在红山呀!这时候一百米外的泽希猴正挂在树上叼着一片叶子哼歌,晒得热了,他捏着叶子放在眼前,抬起头,像是自言自语般,他说:“光光你够咯,你猴哥眼睛都睁不开了。”他听到树下窸窸窣窣的声音,不紧不慢地调整了一个更帅的姿势,“哟,现在流行遛老虎?给你个八分!”肖白兔冷漠地朝他比了个八分的手势,让他赶紧下来带路,泽希猴嘿嘿地笑着,一边说没问题一边轻巧地跳了下来,朝着天空挥了挥手,坏笑着拨了拨兔耳朵,带着他们开启了漫长的回红山之旅。泽希走了,光光也准备回家了。等到他们到达虎王的洞穴的时候呀,太阳光光已经彻底藏起来了,于是肖白兔和泽希猴相视一笑,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,看着虎王气急败坏地要捉兔子的样子,说:“哎!这傻大王!” 可是虎王的听觉可不差,于是他更生气了!他叉着腰随便指着一个方向大喊道:“瞎说!本王.........是饿的!!”